当前位置:2019年全年资料免费公开i > 缺陷 >

737零部件存缺陷 波音复飞又难了

  波音的这把火越烧越旺,毁掉了737 MAX的复飞希望之后,又让737的其他系列跌入火坑。今天,主动“投案”的波音承认了737系列客机的零部件缺陷,全球再一次陷入恐慌。复飞无望和天价索赔,都在提醒CEO米伦伯格,以三百多人生命为代价的惨痛事故,不是姗姗来迟的认错和道歉就能轻易解决的。

  波音终于明白了隐瞒和拖延不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,于是在6月2日抛出一纸声明,显示自己正在自查自省。

  于是,更多的问题接连浮出水面。波音公司对外发布的声明显示,包括波音737MAX这一出现了极大安全问题的机型,波音737系列飞机机翼的某些零部件并不符合生产标准,需要进行大规模的更换。

  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(FAA)是波音的求助对象。根据波音的说法,波音正在与FAA合作,与执飞737飞机的航空公司取得联系,建议它们检查737Max与737NG飞机机翼上的前缘缝翼组件(leading edge slat tracks),如发现问题,需要更换后才能将飞机重新投入使用。

  资料显示,飞机缝翼是一块可移动的面板,在飞机起飞和降落时沿着机翼前端延伸,为飞机提供额外的升力。轨道则用来引导缝翼,内置于机翼内。FAA称,零部件故障不会导致飞机坠毁,但可能会在飞行途中对飞机造成损坏。

  这一次,涉事机型的范围更广了,除了已经被千夫所指的737 MAX系列,还有737 NG系列飞机,包括737-600、737-700、737-800与737-900四个型号。波音称,所有缺陷部件都是由波音的一个二级供应商生产;有148个前缘缝翼导轨的零部件存在问题,这些缺陷可能会影响20架737 MAX客机和21架737 NG客机。但,当决定主动“投案”之后,事件的发展就不再受波音掌控了。

  就连FAA都不敢再相信波音了,要求检查全球179架737 MAX客机和133架737 NG客机,并称很快发布适航指令,要求波音在全球范围内采取服务行动。

  “在试图让其最重要也最受欢迎的737Max机型复飞的道路上,”CNN对此评论称,这成为了波音面临的最新问题。

  讽刺的是,就在5月29日的CBS采访中,波音CEO丹尼斯·米伦伯格对于“你会让家人乘坐737Max飞机吗”的问题,做出的回答是“毫不犹豫,绝对的”,并信心满满地补充道:“我们对(737Max系列)飞机的基本安全充满信心。”

  北京商报记者就最新缺陷一事联系了波音媒体联络中心负责人,不过截至发稿还未收到具体回复。

  “我个人向遇难者家属道歉,就像我之前提到的,我们对这些事故感到很糟糕,我们为发生的事情道歉,我们为这两起事故中丧生的人感到抱歉。”在接受CBS执行主编兼主播诺拉·奥唐纳的专访时,米伦伯格这样表示。

  相较于上一次调查报告出来后用“regret”一词的简单敷衍,这次米伦伯格似乎更加痛心疾首,“我们对事故对遇难者家属和亲人造成的影响感到抱歉。这种后果,已经永远不会改变,它的影响将永远伴随着我们。我可以告诉你,我作为这家公司的领导者,直接受到这些事故的影响,这非常困难。”

  从否认三连到主动认错,从闭口不谈到个人名义的道歉,波音经历了两个多月漫长的心理斗争,终于有些良心发现。不过支撑波音态度反转的,可能依旧是对波音737 MAX机型复飞的渴望。

  在道歉之后,米伦伯格就提到了复飞一事,称波音一直在与航空公司筹划737Max的复出,并谨慎地为客户制定计划。

  根据波音737Max最大买家之一印度香料航空的说法,波音方面曾告知他们,该机型应该可以在7月重新投入使用,香料航空首席财务官科特什瓦透露称:“他们向我们传达了时间表,根据他们过往的经验来看,(复飞)是在7月,基本上就是6月底的时候。”

  这个回归时间早于大部分业内人士预计。国际航空运输协会CEO官朱利亚克在上周三的年度大会上表示,波音737Max不太可能在8月前复飞。

  为了尽快实现复飞,波音一直在马不停蹄进行软件升级。在5月23日全球30家航空安全机构会议召开之前,波音已经对升级后的软件完成200多次飞行测验。米伦伯格甚至亲自乘坐,以示安全。

  但波音的信任早就不值一提,这场在美国得克萨斯州沃思堡举行的会议,的确探讨了是否允许波音737 MAX系列飞机复飞,只不过结局是并未达成共识,各国对该机型的安全问题仍存担忧。

  在被波音连累之后,FAA也变得铁面无私起来。当被问及波音737 MAX能否在8月复飞,FAA代理局长丹尼尔·埃尔韦尔拒绝作出明确承诺,他甚至表示“即使10月也无法断定”,“我们会在一切(安全措施)就绪后才会批准(复飞)”。

  更不用提对波音满腔怒火的各家航空公司。阿联酋航空总裁蒂姆·克拉克爵士表示,波音737 Max不太可能在2019年底之前获得复飞许可;印尼民航局更是表示,即使FAA批准复飞,印尼也将按本身修补方案评估,可能会继续停飞至2020年。

 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,与此前接连发生空难的737 MAX相比,737NG的使用量更大。公开资料显示,波音737系列飞机作为波音生产的中短程双发喷气式客机,其第三代成员NG系列为波音737-600、737-700、737-800和737-900;第四代成员MAX为波音737 MAX 7、737 MAX 8、737 MAX 9和737 MAX 10。

  据不完全统计,截至2018年末,中国民航共有1437架737机型,其中1340多架为737 NG。另据非常准统计数据,截止去年8月,国内航企执飞航班最多的机型是A320,执飞航班占比为43.8%,其次是B737NG机型,执飞航班占比42.5%。

  值得关注的是,在737 MAX因空难遭遇全球停飞后,737NG系列也接连被曝发生事故。俄罗斯当地时间3月15日,多家媒体报道,当地一架波音737-800型飞机在俄罗斯西北部城市瑟克特夫卡尔(Syktyvkar)紧急降落,飞机引擎疑似发生故障。随后,央视新闻援引俄罗斯塔斯社报道,当地时间3月17日夜间,俄罗斯一架由莫斯科飞往索契,型号为波音737-800航班,在降落索契机场时机翼发生机械故障,当时机上共有106名乘客。机场方面做好紧急处置预案,最终飞机成功降落,没有造成人员伤亡。

  新华社5月4日报道,美国佛罗里达当地时间5月3日21时许,一架波音737-800客机在佛罗里达州杰克逊维尔国际机场着陆后冲出跑道,滑入附近河流。据报道,出事客机上共有143人,包括136名乘客和7名机组人员,机内人员全部生还,只有21名乘客被送到医院进行观察。

  业内普遍认为,此次737 MAX和737NG客机恐现零部件缺陷,很可能让本就遭遇信任危机的波音雪上加霜。

  屋漏偏逢连夜雨。公开报道显示,目前已有7个国家的19家航空公司就737 Max向波音提出索赔。这些航空公司分别是挪威航空、土耳其航空、爱尔兰瑞安航空、美国联合航空、阿联酋迪拜航空、印度香料航空,以及中国所有运营波音737 MAX 8的13家航空公司。对此,波音首席执行官丹尼斯·米伦伯格公开表态,737 MAX危机已经动摇了公众对波音公司的信心并给重要客户带来不便,但该事件不大可能让波音的财务遭受重创。但事实上,不断曝出的问题,确实让波音的压力加剧。

  中国航空运输协会曾发表声明称,支持和协助境内航空公司向波音索赔。根据测算,如波音737 MAX 8飞机停飞至6月底,预计我国航空公司已交付和待交付飞机共损失40亿元左右。随着时间推移,相关损失还将进一步扩大。中国航空运输企业是波音737 MAX 8飞机的最大用户,此次事件导致的损失也是最大。“接下来,如果复飞时间延后,波音肯定面临更大索赔额,而此次出现的供应商零件不合规,也必须由制造商买单。” 曾参与空难诉讼的律师郝俊波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称。

  “飞机供应商出现的问题,就等于是制造商的问题,因为后者没有尽到足够的质量把控等责任,且一般飞机采购合同中都会约定,如果存在缺陷,需给予一定赔偿,所以此次不排除波音面对更大规模索赔的可能。”郝俊波分析。

 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,丹尼斯·米伦伯格在此前专访中提到,波音737 MAX很安全,全球禁飞只是必要的保护手段,波音公司针对737 MAX的改进是为了让客机更安全。且他还强调,会毫不犹豫地让家人乘坐该飞机。可当飞机缺陷密集爆发后,如何让航空公司和乘客也能“毫不犹豫”,才是波音需要解决的最大问题。

  该来的还是躲不过,最近压在波音身上的还有赔偿,来自各国、各航空公司不同程度的赔偿。

  在全球,目前已有包括7个国家在内的19家航空公司,已经就737 MAX机型长时间停飞及订单延期交付造成的损失向波音提出了索赔。在中国,提出索赔的包括三大航(中国国航、中国南方航空、中国东方航空)在内,所有运营波音737 MAX的13家航空公司。

  根据Airfleets的数据,中国南方航空公司是中国737 MAX保有量最多的航空公司,目前在役飞机为24架。同时,南航还预定了7架737 MAX飞机。而在这17家航空公司中,阿联酋航空、瑞安航空、厦门航空等8家航空公司的在役飞机全部来自波音。

  虽然美联航也看似大公无私地对波音发起索赔,但其CEO Oscar Munoz的话却有些耐人寻味。他表示,美联航将向波音索赔一定形式的赔偿。现在讨论这些还过早,目前应该先让飞机安全复飞。Munoz给出的原因是担心即使日后Max飞机得以复飞,乘客们也不会想乘坐这一型号的飞机。据了解,美联航已经将其737MAX飞机停飞时间延长至8月3日。

  CNN曾预计,波音因737MAX停飞面临的赔偿金额可能会超过20亿美元,约134亿人民币。

  目前,波音已经达成了首个赔偿方案。美国SimplyFlying网站5月29日发布消息称,就波音737Max停飞以及延迟交付问题,爱尔兰瑞安航空公司已与波音达成全球首个赔偿协议,价值数百万欧元的赔偿款可能从瑞安航空的波音购机款中扣除。

  在接受央视新闻采访时,跨国诉讼索赔专家郝俊波分析称,“飞机属于价格比较昂贵的大宗商品,对可能存在的违约情况都是有约定的。出现目前这样停飞和延迟交付的情况,给买家造成损失,依据合同的约定会有一些相应的处理条款。这种事发生以后,一般首先是协商解决,由航空公司向波音公司提出损害赔偿的请求,然后双方协商处理。如果双方达成一致,此事可以就此解决,若协商不成可提起仲裁或诉讼。”

  损失不只是赔偿而已,虽然,米伦伯格称这场危机不太可能对波音财务构成重击。但事实上,自空难发生以来至四月底,波音737 Max的新订单数量就停滞为零。波音也撤销了对2019年全年的业绩预测,以及暂停股票回购事宜。截至发稿,波音的股价为341.61美元。

http://bylaurene.com/quexian/125.html
点击次数:??更新时间2019-06-03??【打印此页】??【关闭
  • 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  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在线交流 
客服咨询
【我们的专业】
【效果的保证】
【百度百科】
【因为有我】
【所以精彩】